泽川川川川

费癌晚期

【费费三芬友情向】只是一时心血来潮 1

【费费三芬】友情向!
【费费三芬】友情向!
【费费三芬】友情向!不是芬熊!!!
一切属于托尔金,只有脑洞bugOOC和糟糕的属于我!
第一次发文,请多指教!感谢小伙伴@枭有羽很想睡觉 @Rosalind_柔柔 帮助!
不知道会写多少,更新也不快,但已经发过誓了所以不会坑!

========================================

菲纳芬正站在满地的信件中间,这些信件刚刚从王宫专门的书信收发室被他累死累活地搬过来,等他把它们撒在这个空房间的地板上时,才发现其中一半的重量都是积在上面的灰尘。

这堆堆了多年的玩意儿多半是在芬威死后到诺多出奔的时间段寄过来的,也有一些是先前代理国务的那位没来得及处理,最终放在原位的。最近埃雅汶老是催菲纳芬给王宫做个大扫除,说是旧物的魂魄在她眼前晃,呛得她直咳嗽。菲纳芬就按部就班地派精灵们忙着,自己有空也亲身上阵,每个平时空旷的厅堂里都有了忙碌的声音。这样渐渐进行到了目前他不得不面对的一步了,他只好抽出一整天,把为数不多的事务交给了整天对他唠叨的英格威,自己关起门来一封封查看信件并烧毁。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都是费诺的错,如果费诺没有去挑那些事儿,也就不会有这堆东西了。虽然罪魁祸首是魔苟斯,费诺还是很讨厌,真该让他来读读那浮夸到不行的情话作为惩罚。吃完午饭后走在通向小房间的无人长廊上,毫无君主样地哈欠连天的菲纳芬抱怨着。诺多族出奔之后,他在想到那个精灵时总会直接称其为费诺,或正式一些的库茹芬威,但从来不会是幼时在他暗自的念叨中用的“长兄”。

走到门口把障碍踢开一坐下,菲纳芬就瞥见了一只没有火漆印的信封,里面有个立方体把它顶了起来,贴好的开口处有一条眼睛一样的缝。他在下一个哈欠涌上来之前把它拿了过来。很快半合的眼睛瞪圆了,变成张大的嘴,咧起后变成深渊,菲纳芬的手伸进去,取出了一个木制盒子。

菲纳芬把盒子转着看了看,又放回地面上。他想,这是个礼物,但没有署名,也不知道是送给谁的,很可能是两个姐姐当年的约会对象心照不宣地寄来的首饰。自然而然地他要将它打开,而那其中的东西将归还给原主,和这天上午他处理的其他东西一样。他抚摩着盒盖上天然形成的木纹,让它们缓缓贴向地面,再探头去看其中那个还环绕着不安定气息的东西。按照惯例,他将那东西拾起放入掌心注视着。

他看到有一点暖黄色的光芒从他那些修长的手指之间逃逸出来,像是从母亲坚韧的翅膀之下悄悄探出脑袋的初生的小鸭子,在第一次睁眼时撞上了曾经的劳瑞林光芒最旺的片刻。

那东西怎么看都是一颗黄宝石,呈近乎完美的扁平圆形,是串上银链子或细麻绳,都正好可以舒服地栖息在锁骨上的那种,但不太适合用来示爱。菲纳芬的掌纹被它保持着清晰度放大了,和他透过面前的彩色玻璃窗俯瞰的提理安王城,有着相似的脉络。只是——凑近了仔细看来,有什么把这几道细细的痕迹从中割断了。

菲纳芬突然觉得不太妙。他紧紧捏住这个没有丝毫棱角的小东西,把它翻转了一下举在眼前。他找到了一根发丝,与生俱来一样黏在宝石的背面,并且他很确定那不是他掉的。

因为那根发丝有着所有精灵画师都会赞美却又避讳的颜色。

这位伟大的诺多精灵王的肩膀开始颤抖了。

也许——在这种时候菲纳芬的脑子可以转得特别快,只是没多大用还会出点小差错——是某位情人普通的黑色头发,只是在这样的光芒下看起来特别?有可能,但当时金发的芬迪丝的追求者不是诺多族。也许是某只难管教的大狗不经意落下的黑色长毛?不,谁会允许麻烦的制造者接近这样的物品呢。但这必须得有个解释,好过他的直觉的解释。

——他宁愿相信这是一根乌鸦过长的羽毛,也不愿承认这是那个精灵所留下之物。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