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川川川川

费癌晚期

空间上看到的梗,脑了一下觉得好可爱就写了,是刷新组。摊牌出镜,ooc(。
顺便想问一下刷新这对有没有同好群交流群之类的!
================================
凯勒布理鹏找上芬罗德的时候,他正在泰勒瑞的诗酒会上。他站起来接词,看到了小精灵从较远的席位之间挤过,有几个刚成年的精灵在朝他塞盛满了的小酒杯。他继续说完了他的话,漫不经心地坐下听着掌声。在下一首将开始时,凯勒布理鹏终于走到了他在的桌边,没等凯勒布理鹏发声,他就去牵着他的手离席了。

“怎么了?”他蹲下来问小精灵。他们在许多白色的柱子中间,周围除了旁边的墙上挂着的肖像画外,空无一人。他们算是比较熟悉,因为芬罗德每个月至少和库茹芬见一次面,每四次就会见一次库茹芬的儿子,他就似是一位有点疏远的导师,每次都抛出点值得小精灵思考到下一次上课时的问题,再丢给库茹芬去回答。从家庭聚会上他得知,在宴会中闯入不是凯勒布理鹏的作风。一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发生了。

凯勒布理鹏低着头,从墨绿色的细绒斗篷里摸出一张纸递出去,嘴里嘀咕着什么。他的脸比他穿的衬衣都红,像是刚从染料桶里出来。双颊上的红还能归功于那些镶了金边的酒杯,眼周围的肯定是泪水染的,鼻梁和眉心上的只能是和这纸相关了。这孩子从没这么容易看透过,芬罗德这么想着,把那东西接过来。是芬威祖父新想出的指令?是这孩子离家出走的宣言?别是库茹芬的死亡证明就好。

他摸了摸纸的纹路,放心了。是学院里常用的。他读了读第一行字。1412学年第二学期经济学期中考试……理科1班……凯勒布理鹏……43分。右边附有一大段文字,是用黑笔写的,有挺多下笔强硬、超出了边框的笔画,还有一处刮破了纸。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请家长签名”。凯勒布理鹏再给他递了支灌好了墨的笔,但头还是低着的,视线顺着地上砖块的纹路飘着。

芬罗德觉得有点好笑。他向前挪了一小步,空出右手去抚小精灵的头。他问:“你妈妈呢?”

“她不知道去哪旅行了。”

“你爸爸呢?”

“他也跟着去了。现在家里没人。”

“你为什么不去找玛卡劳瑞,或者提耶科……住得离你近一点的伯伯们?”

“……我怕。”

芬罗德站起身来,绷着脸,颇有些大人的威严。没过几秒他还是笑出来了,金发随着嘴角的抽动像钟摆一样一晃一晃。

“啊,你终于说出来了。你父亲是不在家,但我知道他在哪。离这儿不远。”

凯勒布理鹏猛地抬起头。芬罗德看着他的眼睛,就像两颗还没打磨过的宝石原石。库茹芬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也有这种眼睛,不过裹着他的那块石头,是猎神平原靠外环海畔的一座光秃秃的小丘上的。而这孩子的被他母亲往北拉了几英里,在能吹到一点冷风的内陆,棱角有些青草帮忙遮着,比起他父亲,变得能惹人喜爱了。对着这种眼神,就算他父亲知道了,他也可以逃过的,芬罗德想。

“你这学期才开始学经济学吧。这门课挺难,这次,我可以不告诉库茹。”他选择了这样说。 把这变成秘密会更加有趣。库茹芬让他保守的秘密很多,他瞒着库茹芬的秘密也同样多,算是为了这双眼睛,加一个也不要紧。

“你可以让卡兰希尔教你。你如果不敢去问,我能帮你。”

“他一发怒什么都会说出来的。”

“我认识几位凡雅精灵,也擅长这个……但若要教你,他们都不如卡兰希尔。等他这么做了,我肯定会帮你。当然,前提是你得学好。”

“我会的。”

芬罗德签上了他自己的名字,在最后一个墨点上多加了点力。凯勒布理鹏把卷子拿了回来,鞠了一躬,是给尊敬的长辈的角度。他好像还想说什么,抬起头后又张了几次嘴,但是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就把东西全塞进斗篷的内袋,低着头跑走了。他转身的时候,芬罗德看到他的眼睛很亮。

芬罗德走下长廊,打开了第十三十四根廊柱间的铜黄色大门。刚刚有谁说了个比较粗俗的比喻,结果藏在开放氛围间的几个刻板的精灵和笑起来的那一群吵起来了,满地都是打翻的酒和抹在发丝上的香水的气味。他就没有进去,去找他刚被拜托要找的那个堂亲了。

=====================
“你要拿那些书做什么,墨瑞?你遇上不好对付的交易对象了?”

“你觉得我还能要它们干什么?我早就全背下来了。还不是为了你儿子!”

“啊?”

“啊。”

评论(2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