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川川川川

费癌晚期

【费费三芬友情向】只是一时心血来潮 2

维林诺这几天的天气一直挺奇怪。

四天前的某个傍晚,一贯是晴天的阿门洲上空突然集结了许多云朵。精灵们都知道,这是他们的大君王滋润土地前的信号,按照惯例,接下来会下一天的雨。凡雅们忙着取消露天的宴会,泰勒瑞精灵把在海港上闲逛的鹅全都赶进了屋。当诺多族的最后一匹白马不情不愿地被塞进马厩时,地面上出现了第一块深灰色。

雨自然是不会有什么不同的:所有精灵都只知道一种水从天上落下的方法,也没有谁闲得无聊想引进第二种。不对劲的是雨的时间。下暴雨的那天以后,天一直都是阴的,还时不时有小雨。大能者给出的解释是众水之神运来的雨水太多了又不好保存,只能在这几天全部倾倒下来。但有谁能安于毫无故事性的说辞? 见过双树的那些长者们忧心忡忡地说,这是黑暗大敌制造的黑烟弥漫过来了。连唱赞歌的精灵都低下了头,悄悄瞥着编织各种谣言的年轻精灵们。

母亲们则是最会利用这种时机的了。她们从街头巷尾搜刮消息,来恐吓自己的孩子。这回儿就有一个实例:“别哭了!别哭了!窗外的雨里躲着库茹芬威的亡魂,万一你给他听见了,他就会冲进来杀了你!”

——她真应该转过头来看看,路过窗口的费诺想。

费诺可不是什么吓人的恶鬼。他的双手正抱着一大捆烧火用的木条,那东西没有穿过他的肢体掉在地上。他的身上正披着一种可以防雨的斗篷,那布料蹭着的是他的耳朵,不是什么畏畏缩缩的阴影。他大步走着,像个游魂一样隐藏在许许多多深灰色的斗篷当中。

费诺能经过这里听到这句话,虽然他不想这么说,也是拜那些维拉所赐。自从他进去他就想公昭世人了:曼督斯殿堂远没有大部分精灵想象中那么大。这些天中洲估计是有了什么大战,一下来了许多精灵,估计一个顶着一个站好,能高过欧幽洛雪。纳牟慌了——就算他形体的神情没有任何波动,费诺也猜到了,殿堂里怎么也装不下这么多精灵。维拉们就匆忙把所有事物暂时扔下,开了几天的会,最终决定让所有这些魂魄都出去待一会儿,同时用某种没有任何生物知晓的方法扩建大殿,以雨为信号计时,一周以后再强制全带回来。于是垂头丧气的战士们都被“让大家再次享受生命”的诓人口号糊弄得精神焕发,高高兴兴住进了英格威准备的一块隐蔽领地。除了被列为头号危险分子的费诺:纳牟以为他毫不知情,凭着仁慈的名义把他押送到了诺丹妮尔家,并配备了好几个迈雅躲在林子里偷偷地严加看管。无论对谁而言,这都是更好的选择,只要将费诺每天同一时间的上点访忽略不计就好。

费诺走到的地方已经是提理安城靠海的一边,沿着最稀疏的树林朝内陆的一侧,向西再走上两百米左右,就是诺丹妮尔平时住的房子。费诺记得诺丹妮尔不喜欢海,她说过海风会让她变得柔弱。欧西在几天前冲上来对费诺吼说,诺丹妮尔搬到海边是为了等他和他的儿子们。而费诺看到诺丹妮尔最近雕的像,是海神夫妻和泰勒瑞精灵。在那些形体中他看见了他名义上的弟媳,埃雅汶,使他那弟弟追求她的画面不自主地浮了上来,但他怎么也记不起来那反复迷惑他的景象他是在哪里、如何、因什么而得以见到的。

若是在以前,一旦发生了类似的事,费诺就会找出诺丹妮尔的工作快告一段落的时候走过去,用双臂悄悄环绕住她,等她终于发现时就吻下去,或在亲热之前在她耳边即兴吟一首情诗。有了七个儿子后,费诺与她在身体和思想上都越走越远。现在他已经想不出也不愿想补救的方案了,他们只是普普通通地互相问候,然后在几个迈雅的监视下背对背同床共枕。

所以,在费诺看到诺丹妮尔站在门口张望的时候,着实有点惊讶。他加快脚步走过去,用不张嘴的方式向她询问着原因。

他听到他的妻子说:“菲纳芬在屋里等你。”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