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川川川川

费癌晚期

【大悲/安灼拉】星星

小伙伴的点梗,改自格林童话里的星星银元,但已经面目全非,只能保证还是童话……短,ooc,略带一点ER,ABC有短暂出镜。

================================

有一天,一颗星星从天空上掉下来了。他和离他最近的那个朋友说:“底下有人在叫苦,我要去地上一趟。”他身边的那颗星星,只能发出和芦苇丛里的萤火虫一样的幽暗光芒的那颗,则一言不发。于是,夜空就此失去了它最亮的那颗星星,而大地上有了一个叫安灼拉的小男孩。

小安灼拉被一个诚实的樵夫和他的妻子收养后,一天比一天长得漂亮。他满一岁的时候,村庄里最老的老奶奶说:“安灼拉真是漂亮!他的嘴唇比我见过最甜的西瓜还要红;他的头发比我见过最软的羊毛还要金;他的脸颊比我见过最早结出的棉花还要白。”他三岁的时候,一个在村庄耽搁的到处旅行的人说:“安灼拉真是漂亮!他的嘴唇,红得就像奴隶从海底打捞上来的红珊瑚;他的头发,金得就像国王关他那只金夜莺的金色鸟笼的栅栏;他的脸颊,白得就像大主教挂在胸前的雪十字。”国王和王后在他七岁生日那天驾马车经过村庄,美丽的王后从镶满宝石的台阶上走下来休息,看见了安灼拉,她惊叹说:“这小男孩真是漂亮!和他的嘴唇相比,我刚刚向全国最好的裁缝定制,用最鲜艳的布料织出的礼服还不够红;和他的头发相比,我女儿在世间最伟大的画家笔下的头发还不够金;和他的脸颊相比,王宫最高的塔楼顶上的明珠还不够白。我要将这小男孩收养成我自己的孩子,等他长大后,他就会是这个国家的国王。”

可安灼拉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他帮樵夫和他的妻子干活的时候,从来不偷懒。每天他的手指都要被砍柴的斧头磨破,到了第二天早上,它们就会恢复原样,到傍晚,再次鲜血淋漓。他有时还帮着好吃懒做的邻居家砍柴,邻居家狡猾的女儿常常骂他,他却像没听见一样,把自己的晚饭分给她。有些乞丐来到村庄里,他们身上都长着蟾蜍的毒瘤、鳄鱼的鳞甲,流着蛇蝎的血,问正派人讨口饭吃。最有钱也天天祈祷的人都要躲着他们,安灼拉却把他们请到家里来,给他们做他能拿出的最好的菜肴,送给他们一些银币。许多逃亡的奴隶,听说了安灼拉这样一个小男孩,经常从他的村庄上走过去。一次,安灼拉去森林里的时候看见了一只野猫被捕兽夹夹住了,就把它抱回家照料,直到它能够再次捕捉老鼠才放它走。这样的安灼拉,在王后要把王冠给他的时候,说:“不,殿下。国家里还有人在叫苦,成为国王的人是听不到的。”

安灼拉十岁的时候,一场大火把整个村庄都烧成了灰烬。安灼拉只有四处流浪。他再没有地方住,也没有床儿睡。他曾经已经很穷了,现在连一个银币都没有,一把能用来砍柴以换取银币的斧头都没有了。他只穿着一件烧了一半的长袍,一件衬衫,一条长裤,没有套裤和丝袜;他还有一本书,是一部《宣言》,一条面包,是他在村口的小屋里找到的,那小屋可怜的老主人冲进了火里,死了。安灼拉朝赶集时去的镇子走,一面走,一面流泪。他的脸上满是污泥,大火在他身上烧出了疤痕,可只要是他的眼泪流过的地方,都会变回光洁、细腻的模样。三个剪花枝的女工看到他,都想争取他的爱,朝他扔红玫瑰、金雀花、白雏菊,他一朵也没有接,一朵也没有看见。三个学生,其中有一个是刚被退学的,看到他,用对待国王的礼仪向他脱帽致敬。一个诗人看到他,大叫一声“哦!”就昏过去了。一个工人看到他,沉思起来:“我和他都应该得到政府资助。”一个蹩脚医生看到他,打了个喷嚏,说:“他能治好我。”一个孤儿院老师看到他,说:“这样的孩子要怎么受到教育呢?”

一个商人在他的马车里看到安灼拉,以为这是一个逃亡的王子,就对坐在他对面的他的律师说:“我要把他抓过来,好换一大笔钱。”那位律师说:“不行。”安灼拉敲了敲马车的窗户,把那本书,那部《宣言》给了律师。

安灼拉一直向前走,走到了小镇的贫民窟。一位母亲抱着孩子拦住他,哭喊着:“行行好,给我点吃的,我和我的孩子都饿极了。”那孩子,几乎是一捆瘦小的骨头,也哭喊起来。安灼拉把那根面包整个塞到了母亲干瘪的胸脯里。这样他就不再有食物吃,而那对母子用另一种声调哭了起来。

往前走了没多久,安灼拉看到一个小女孩,坐在一堆垃圾里哭:“我好累,我多想睡一觉!”这堆垃圾就是她的床,她的家。安灼拉把长袍脱下来给她铺了一张床,她抱着烧焦的衣角沉沉睡去了。这样安灼拉只能用双臂紧紧抱住上身来取暖,而那个小女孩睡不了多久就得继续做工。

然后安灼拉再走了一会儿,遇见了一个冷得发抖的小男孩。小男孩身上只罩着一件很大的汗衫,他哭着哀求道:“有什么东西能给我遮一遮吗?我就要被冻死了。”安灼拉把那件衬衫脱下来披到小男孩身上。这样安灼拉的上半身就全然暴露在寒风中了,而那个小男孩将不会拥有比那件衬衫更昂贵的东西。

黑夜到来了。黑夜在近十年来一直哭个不停,她一旦用那嘶哑的声音哭起来,全世界的夜莺就都闭嘴了,狼群都沉默了,婴孩仿佛收到了他们的父母听不到的感召,全安静地睡过去了。在半夜仍在工作的人们常会听见她的呜咽,他们说那是她在为人们受到的压迫和伤害,为全人类的苦难在哭,可黑夜自己知道,她只为一件事而哭。她最喜爱的那一颗星星十年来都不在她身边,她醒来时看不见那颗星的金色亮光,就要开始哭泣。

安灼拉这时走到了一座森林前,这座森林更像一座黑暗的花园。有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捂着下半身从森林里走出来,他对安灼拉哭:“我赤身裸体,我害怕,我觉得羞。没有一片无花果叶能让我藏一藏吗?”安灼拉把长裤脱下来给了他。现在他自己则是赤身裸体了,可他却全然不知似的,堂堂正正地大步走进森林里去,就像议员走进市政厅一样体面。虔诚的老护林员从他的小木屋里看到这场景,在他的笔记本上记下了:“人类重回到了伊甸园。”

安灼拉就这么在林中站着,自己一点东西也没有了。可他的周身却开始散发出光芒了。那金光,能叫住在国王珠宝库里的金毛鼠不敢再叫嚣,能叫闯进教堂彩绘玻璃窗的太阳羞得折返回去,能叫紧攥着情人的一缕金发的爱人看到更宽广的爱,是星星的光,是美德的光。没有人得以见到这光芒,只有安灼拉身边的那些张牙舞爪的树木,敢于把畸形的枝条伸过来,汲取他的养分。它们将因为这养分长成参天大树,木材用来给穷人们搭屋子,几百年后都不会倒塌。而他站立的这片土地上将建起一座空前绝后的伟大建筑,这座建筑不会是任何人的财产。安灼拉此刻却只是站着,他望向天空,黑夜于是不哭了,不知所措地也看着他。

突然有些东西从天上纷纷落了下来,像一万只雪白的小鸟,翅膀上着了天火,却享受地唱着它们最善用的优美曲调,接连不断地从云层后飞到地上来。这些亮晶晶的东西是从那颗暗星星那里掉下来的,他在安灼拉和他告别的时候不说话,倒在这一刻拿出了全部的光芒。他问安灼拉:“你要做的事完成了吗?”安灼拉说:“我已经听不到哭声了。”于是那一万只小鸟一起来把安灼拉托了起来,向暗星星飘过去。朝霞编了花环抛向他,晚霞舀了星河的水给他喝,清晨为他唱赞美歌,他们路过黑夜身边时,黑夜坚持要给他一个吻。安灼拉终于回到了他本来在的位置,他闭上眼,变回了原来的那颗星星。

在安灼拉升向天空的时候,地面上,一场巨变发生了。奴隶、国王、教士拥抱在一起,乞丐和公爵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农民和地主在同一片地里耕作,学生和教授握手言和,工人和商人做了件公平买卖,律师宣布他们都共用一个称呼:公民。

评论(7)

热度(41)